快捷导航
政务专题
当前位置: 政务专题 > 反邪教
全能神的“尽本分”让多少家庭分崩离析
发布时间:2018-09-20 11:26  来源:中国反邪教网   【字体: 】  浏览次数:
  

近日,各大媒体纷纷揭露“全能神”的邪恶行径,其危害之大、影响之恶劣,让人触目惊心!笔者作为社会反邪教志愿者,曾经接触不少“全能神”邪教信徒,其中大部分信徒都有过离家“尽本分”的经历(注:“尽本分”指“全能神”信徒为表示对“神”的忠心出钱出力为“神”义务工作,甚至要舍弃家庭去异地任职),对于是否离家的抉择,他们内心也曾有过挣扎,但是由于“全能神”的恐吓与控制,让他们最终选择了抛家舍业去满足“神”的心意!

为全能神“尽本分”,丈夫已人间蒸发失联多年

“你是谁,你为什么来我家?”面对儿子的质问,黄纯娟百感交集,羞愧不已!曾经痴迷“全能神”的她与丈夫为了对“神”“尽本分”,已经离家多年没有回来过,以至于儿子已经不认识她这位母亲了!

黄纯娟是广西苍梧县人,2007年与丈夫在广东打工时加入了“全能神”。他们原本有一个平淡而幸福的家,两个儿子在家中由父母抚养,他们每年都会回去几趟看望老人孩子,并且每个月都会给家里寄生活费,可是自从加入了“全能神”以后,他们再也没有给家里寄过钱!

这是源于“全能神”对信徒的精神控制。“全能神”《教会工作原则手册》中要求信徒:“将自己的所有奉献给神,这是善行;有的人临终时也没有将自己的所有完全奉献给神,这是信神的最大失败。” 为表忠心,黄纯娟夫妻俩省吃俭用,把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3万多元,全部奉献给了“全能神”组织!而父母孩子在老家居住的房子却是家徒四壁,连一样的像样的家具都没有!

2013年10月,黄纯娟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,走出了“全能神”的泥潭,可是她的丈夫却在“全能神”里越陷越深。

“全能神”组织非常严密,活动方式诡秘。它要求信徒统一使用灵名,相互之间不得打听真实身份,对于“尽本分”的信徒,达到一定级别的都要求异地任职,避免家庭的牵绊和秘密泄露。为了牢牢控制信徒,“全能神”的“女基督”还宣扬要“为我舍弃你的所有,舍弃你的家庭”,教唆信徒脱离家庭和亲人,全身心地投入到为神“作工”中去。

黄纯娟的丈夫因为表现积极,已被“全能神”组织委以重任安排到异地就职了。为了彻底放下亲情,他甚至更改了电话号码,让家人无从联络。八年来,渺无音讯,仿佛人间蒸发。直到老父亲病重去世,他都没有出现过!

原本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,因为“全能神”的蛊惑,变得支离破碎。如今,年迈的家婆和两个年幼儿子都依靠黄纯娟一人打工来维持生计!为找回失联多年的丈夫,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,黄纯娟在朋友圈上发布《寻人启事》,她希望能借助万能的朋友圈,帮她找回失联的丈夫。

离家虔诚“尽本分”  病重异乡被抛弃

“离家的那段日子,我无时无刻不想念亲人,想到我病重在床的丈夫和年幼可爱的一双女儿无人照顾,我心如刀割,这种痛比手术还痛……”这位哭诉的女子名叫刘小英(化名),回想当初因为信奉“全能神”而离家“尽本分”的经历,她至今难以抑制内心的愧疚与悲痛。

刘小英原本有个幸福的家,夫妻恩爱,女儿成双,家庭经济虽不富裕,但也知足常乐!可是2013年后丈夫因患病几乎失去劳动能力,生活的重担落到了她的柔弱的肩上,为了给丈夫治病,让孩子能坚持学业,她苦苦支撑着这个家,身心俱惫。2012年12月,一位工友跟她宣传“全能神”,说信教能够让全家保平安,还能得福报。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,她走进了“全能神”。

由此她踏上了让自己后悔终身的歧途!

随着聚会和“吃喝神话”(“全能神”术语,指信徒聚会时一起学习交流“全能神”的教义)的增多,刘小英渐渐爱上了这种以兄弟姊妹相称、有人关心陪伴的生活,思想也慢慢发生了变化,对于工作家庭开始逐渐看淡。2015年5月,她被提拔为教会带领,对于工作家庭更是无暇顾及,不仅经济收入锐减,对孩子的学业也不再关注,丈夫极力反对,家庭硝烟四起。来自家庭的压力让刘小英十分烦恼,这时“全能神”组织她要放弃对家庭的执着,只有离开家庭去“尽本分”,才能接近“神”和真理。想到卧病在床无法自理的丈夫和年幼的孩子,刘小英内心十分矛盾挣扎,但是“全能神”的话语反复在她脑中回响:“那些不愿撇弃世界,舍不得父母,舍不掉自己肉体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,都是被毁灭的对象”,教会里的“姊妹”也反复告诫:“必须放弃亲情,才能得到‘神’的照顾。”于是,为了符合“神”的心意,她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离家“尽本分”。

2016年4月21日清晨,她告别仍在睡梦中的一双女儿,含泪离开了家庭,这一走就是一年。

这一年里,女儿见不到母亲,日思夜想,面对邻居的指指点点,内心无比痛苦,成绩一落千丈;卧病不起的丈夫不得不拖着病体,拿着妻子的照片找遍了城市的每个角落,心力交瘁!

离家尽本分的刘小英,带走了家里的大部分积蓄,平常住在“接待家”的家里,晚上才出来组织活动。(注:“全能神”骨干成员外出活动,一般不允许入住宾馆酒店,而须入住“接待家庭”。“接待家庭”一般是全家信教的家庭,还要接受该邪教的考察并获得认可。“全能神”组织在各地设立“接待家庭”,使上层骨干吃住与安全均有保障。)在“全能神”组织里,异地任职的骨干除了由“接待家”管吃管住外,其他费用都是由“尽本分”的信徒自己承担,只有在花光了自己的积蓄以后,教会才会给他们补贴少量的经费(每月的标准一般不超过一百元)。

2017年初,咳嗽不止的刘小英由于经济拮据,没有选择去医院看病,只是用中草药来调理,一个多月后,咳血的她被查出严重肺结核需紧急住院治疗,此时的刘小英已身无分文,不得不向“上级”报告,结果得到的回复是“神家的钱不是拿来养病的,是给神家享用的”,就这样病重异乡的刘小英,因为没有了利用价值,竟被“全能神”组织弃之如蔽履!

为“尽本分”,她抛夫弃子离家三年

“谢谢你们给我孩子找回了妈!”原“全能神”信徒郑梅(化名)的丈夫握着反邪教志愿者的手,激动的说出了这番话!

八年前,他的妻子郑梅开始接触“全能神”,在“全能神”歪理邪说的毒害下,郑梅逐渐痴迷,她听信“全能神”“放下家庭情感,爱神所爱,恨神所恨”的蛊惑,整天沉迷于各种神秘的聚会,亲情淡漠,让家庭了无生机!原本幸福和谐的家庭,自从妻子信了“全能神”后,再也没有欢声笑语、天伦之乐。曾经贤妻良母的郑梅,甚至不知道孩子所在的班级······

为了挽救“病入膏肓”的妻子,他尝试过各种办法,希望妻子回头是岸!结果妻子不但没有丝毫悔改,反而变本加厉,甚至离家出走去“尽本分”近三年,搞得家不成家。每次中秋或春节假期万家团圆的时候,就是他们家最悲凉的时候!看着原本活泼可爱的孩子,因为过早地承受了家庭的变故,面对母亲无情的离去,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和异常的懂事,作为父亲,他十分的心酸,他痛恨“全能神”!是“全能神”掳走了他的妻子,毁了他们幸福的家!

所幸的是,2017年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,他的妻子终于摆脱了全能神的精神控制,开始回归人性,愿意回归家庭!他们全家在经历了“全能神”长达数年的精神蹂躏之后,终于迎来了心的重逢,原来温柔可亲的妈妈又回到了孩子的身边!

为了控制信徒,“全能神”组织宣扬荒诞的神灵观和消极的人生观,对信徒实施“洗脑”和精神控制,使信徒丧失理性思维和人伦道德,“上不敬老,下不养小”。许多信徒整日忙于教会活动、流窜各地“传福音”,亲情冷漠,导致家庭破裂、妻离子散,甚至财尽人亡!

“全能神”邪教祸害家庭的事例比比皆是,举不胜数。希望广大群众能从中吸取教训,认清“全能神”邪教反科学、反人类、反社会的邪恶本质,增强防范意识,自觉抵制邪教,守护幸福家园!

[网络编辑:政法委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