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导航
政务专题
当前位置: 政务专题 > 反邪教
大槐树下的断魂曲
发布时间:2018-03-12 16:12  来源:凯风江苏  【字体: 】  浏览次数:
  

我叫张珊,今年53岁,是江苏省海安县一名普通农民,初中文化。我家庭院外大槐树下曾是我偷偷练法轮功的地方,如今面对大槐树想起已去世13年的母亲,心中始终有无法抹去的内疚。 

  我母亲一直体弱多病,心脏、胃、胆囊、关节等均有毛病。我是母亲的唯一女儿,没有嫁出去(我们这里叫招女婿)。她不舒服了就向我求救,我也自然而然成了母亲的“贴心护理”。 

  19981月的一天傍晚,我在河边洗菜淘米,岸上来了一位老同学李倩,她对我母亲体弱多病很是同情,并说我为人善良,她迫不及待地向我介绍手中《转法轮》:“这本书可是‘法宝’啊!健身祛病、修身养性全靠它了。”“练了法轮功,不用打针吃药,就能祛除百病;‘师父’李洪志法力无边,能保佑弟子平安;修炼好可以“圆满”、“升天国”,摆脱苦难,求得福报。还可以‘成仙成佛’,一人练功,全家受益啊”。我听后异常惊喜,对法轮功的神奇功效特感兴趣。于是我想自己练功,对母亲尽份孝心。我在李倩的鼓动下,第二天就跟着一起练功“学法”,不仅买了练功衣、练功垫,还买了法轮功的书籍、磁带、录像带。我期盼着“祛病”的法轮功让母亲的身体得到康复。 

  为母亲治病束手无策的我,自那天起,终于找到了精神寄托。我每天早上5点半到练功点参加集体练功,交流“学法”心得,约一个半小时,然后去厂上班。下班一回到家,马上就手捧《转法轮》,如获至宝,每天要背诵和抄写李洪志的“经文”,还把李洪志的画像贴在卧室的墙上供着,“看着‘师父’的像就感到很有信心”。经常打坐练功到天明。练功两个月左右,我干脆就在家。每天除了吃饭和三四个小时的睡觉,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练功“学法”上了。 “要快点‘上层次’,‘师父’在看着,会帮我为母亲‘清理身体’”。我把李洪志当成了“救世主”,对李洪志的蛊惑深信不疑。

  那年初冬,我本该按惯例把冬令进补的药物买好给母亲,可是没有买,而是家人为母亲就医。

  19997月,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。这让我怎么也想不通,很抵触。我立刻带着许多疑问跑去问李倩缘由,李倩说接到指令了,“法轮功”是被诬陷的,同时师父说我们离“圆满”就差一小步了,决不能放弃,否则会“形神俱灭”,到了我们走出去向世人“讲真相”的时候了。李倩决定去北京弘法,我急忙跑回家收拾东西准备走,结果被父母拦下了。练功点取消了,不能集体练功了,我就在家庭院中的大槐树下偷偷的练,甚至忘记了吃饭睡觉。当时我的母亲已61岁,我对我妈说只要专心修炼“法轮功”,不用花钱身体就会好起来,以后你就不要吃药了,由我练功帮你“消业”。

  2002年的冬天,天气特别寒冷,为了“上层次”和“圆满”,我多次走出去“弘法”、“讲真相”,参与散发法轮功宣传品。7月中旬,我加紧练功,指望凭我的功力为母亲治好病,可是母亲的身体慢慢的不如以前了。 “法轮功”书上说:你难受是“消业”,是好事,你不用担心,难受几天,病就会好起来。所以家里人谁叫母亲吃药我都坚决阻拦,可过了一段时间,我妈的病情越来越重,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家里人都让去医院看病,我仍然坚持练功替我妈“消业”,所以一直没有去医院。

  2003110日凌晨,由于断药(特别是“速效救心丸”),心脏病突发,不省人事了,等送到医院,医生说,你们送来的太晚了……我心里只有悔恨和自责。

  母亲离我而去,我难以接受,只要药物依旧,根本不会突然丧命。是法轮功的“一人练功全家受益”,“消业”祛病、“圆满飞升”害死了母亲。

[网络编辑:政法委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