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导航
政务专题
当前位置: 政务专题 > 反邪教
杜瑞明:妻子为“圆满”跳崖身亡(图)
发布时间:2017-08-08  来源:凯风网  【字体: 】  浏览次数:
  

 

杜瑞明讲述受害经过

  我叫杜瑞明,今年55岁,初中文化,家住四川省汉源县一个偏远山村。1983年我与妻子朱凤兰结婚,直到1986年才生下女儿杜吉敏。那时,我家虽不富裕,但一家三口也过得其乐融融。

  听信邪说

  1997年夏天的一个上午,我和妻子正在田里给秧苗除草,突然听见有人在喊我和妻子的名字,我抬头一看,原来是我们初中同学胡丽娜。一阵寒暄后,胡丽娜向我们宣传法轮功,说法轮功是李洪志师父创建的佛法“神功”,修炼这种功,不仅能“祛病强身”,练到一定“层次”,还能“白日飞升、走向圆满”。妻子一听来了兴趣,连忙问练法轮功要啥条件,练多长时间才能见到效治病?胡丽娜说:“修炼法轮功,首先要有信心,要相信‘师父’李洪志,至于效果得看修炼人的悟性和层级。”说完,胡丽娜交给妻子一盘炼功磁带、一本《转法轮》和一些图片,叫妻子认真诵读经文,反复聆听磁带,专心练习五套功法,有不明白的地方作好标记,有机会她再来点拨。临走时,胡丽娜还叮嘱妻子说:“一人练功,全家受益,法轮功的忠实弟子都会得到‘师父的法身保护’,真修弟子都能功成‘圆满’,进到‘天国世界’永享安乐。”

  误入邪教

  结婚后的这些年,妻子经常头晕,吃了好长时间的药都不见好转。在胡丽娜的影响下,妻子炼起了法轮功。只见她每天天不亮就起床,先在堂屋摆弄香堂,然后对着李洪志的画像磕头、作揖,再向神龛上的《转法轮》叩拜,接着就对照着墙上的图片打坐、炼功。晚上,还要反复听录音磁带至深夜。炼了一段时间后,有一天中午我叫妻子吃饭时,她兴奋地对我说:“明哥!咱们同学介绍的法轮功确实管用,我还没炼多久就感觉头晕的毛病比以前好多了,要不你也跟我一起炼法轮功吧?”我回答妻子说:“咱们女儿快小学毕业了,马上要去县城读初中,得把房前屋后的果树经管好,凑些钱到时好给她住校用。而且,咱们家还有那么多农活要做,我哪有时间炼嘛。”妻子有些埋怨地小声说:“你不炼就算了,反正胡丽娜说一个人炼法轮功,全家人都会跟着受益,我以后加倍用心就行了”。从那以后,妻子不再与我下地干活,也不再关心女儿的学习和生活,一心扑在法轮功上,整天想着怎样“精进”上“层次”,如何修成“正果”得“圆满”、成仙成佛……

  痴迷邪教

  19997月,国家依法取缔法轮功邪教组织。我劝妻子别再炼了,可她生气地说,她已炼到很高“层次”了,而且离“开天目”、“圆满”也不远了,在这关键时候绝不能半途而废。还说“师父”李洪志是好人,法轮功教人“消业治病”、“修心向善”也没有错,一定是国家误会了,迟早会给“大法”平反。看妻子态度坚决,我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这年冬天的一个清晨,我醒来发现妻子不在床上。我来到堂屋,看到妻子蜷缩在的地上,浑身不停地发抖……我赶紧把她抱到床上躺下,刚把被子给她盖上,就听见她断断续续地说:“法轮大法好!真善忍好!”我气坏了,大声吼道:你这疯婆子,真是走火入魔了,你好好看看,我是你老公。这时,妻子慢慢睁开眼睛,迷惑地望着我不说话。我感到不对劲,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,发现很烫,心想一定是感冒了,于是叫她穿好衣服,然后带她去医院,可妻子狠狠地瞪我一眼,骂我是“常人”,说话“太偏”,她绝不会去医院。还说她是“大法”的弟子,只要继续炼功,把体内的“黑色物质”清理干净就一点事没有。

  当天晚上,我睡得迷迷糊糊,突然听到妻子大喊:师父啊!求您显灵啊!给弟子引路,带我到天国去吧!我拉亮电灯,起身一看,妻子盘腿坐在床上,两眼微闭,双手“结印”置于小腹,嘴里叽哩咕噜地说过不停?我急了,一把将她推醒,要她好好睡觉,别再装神弄鬼。可妻子又对我大发雷霆,说如果再影响她念经,她就和我划清界限、断绝夫妻关系。唉,看到妻子这样,我很是无语。

  日子在妻子继续念经、听磁带和“打坐、炼功”中一天天过去。我发现她越来越不对劲,说话模糊不清,精神出现异常。除此之外,还经常半夜三更到我家前方几十多米高的悬崖边炼功,为这我担心极了,很多次劝她不要去那么危险的地方,可她每次都不听,还和我吵,说那是李洪志“师父”的旨意,越高的地方越接近“天国”、越容易“飞升”。更荒唐的是有几回,她疯疯癫地拉着路过的邻居说,她是“修炼人”,她开了“天目”,看到了过去和未来,看到了不炼法轮功的人被打入“十八层地狱”的凄惨场景,也看到了“功成圆满”的大法弟子在“天国”享福的美好画面……

  跳崖身亡

  看妻子变得异常,我平时不得不多留个心眼,生怕她有个什么闪失。然而,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2000414日清晨,我还没起床,突然听见邻居黄大爷在外面大声喊:“明娃子,明娃子(我的小名),快点出来,你媳妇从悬崖上跳下去了……”听到这,我连忙翻身下床,提起衣服跑了出去。当我跑到山下,眼前的情景把我惊呆了:妻子仰躺在一块大岩石边的杂草上,睁着一双大眼睛,嘴巴、鼻孔、耳朵都在冒血,我一边喊妻子的名字,一边把她扶到怀里,可妻子一点反应也没有……

  处理完妻子的后事,邻居黄大爷告诉我,那天清晨,他背着黄果柑去赶集,路过我家时,看到我妻子从院坝里慌张地跑出来,他问我妻子这么早去哪儿,妻子没理他,继续往前跑,嘴里自言自语念叨“时间到了,要飞升了,师父来接我去天国享福了”黄大爷看她跑的方向是悬崖,觉得不对劲便连忙放下背兜,一边追一边喊“别跑了!别跑了!”当他还没追上,妻子已纵身跳下了悬崖……

  如今,每当路过离不远处的悬崖,我会想起妻子抛下我和女儿跳崖而死的往事。可怜的妻子,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欺骗而死,为我们的家庭留下永远的伤痛。

[网络编辑:政法委]